日本人倉岡天心所寫的《茶之書》中,有這麼一則有趣的故事:茶師千利休看著兒子少庵打掃庭園。當兒子完成工作的時候,茶師卻說:“不夠乾淨。”要求他重做一次。少庵於是再花一個小時掃園。然後他說:“父親,已經沒事可做了。石階洗了三次,石燈籠也擦拭多遍。樹木沖灑過了水,苔蘚上也閃耀著翠綠。沒有一枝一葉留在地面。”

茶師卻斥道:“傻瓜,這不是打掃庭園的方法。這像是潔癖。”說著,他步入園中,用力搖動一棵樹,抖落一地金色、紅色的樹葉。茶師說,打掃庭園不只是要求清潔,也要求美和自然。

做任何事,保持一個中庸的餘裕與平常心是很重要的。勤勞、自我要求高原本是美德,但一旦要求到了枯槁極苦、十全十美的程度,就成了苛求,既不能得到修身養性的益處,心情也不會愉快。

不管是工作、待人接物,我們固然要盡己所能、日新月異,但也不須苛求太過。一個人勤力於工作是很好,但如果因為工作而忽略了家庭與健康,長久下來,人生的畫面必定導致偏差。當一個人為了追逐幸福的尾巴不顧一切,卻反而因為以偏蓋全的緣故,離幸福便更加遙遠。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