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兒時最喜歡的,便是旋轉木馬。坐在上面看著後面的人努力的追趕卻怎麼也追不到,咫尺間的天涯。整個世界都在旋轉,我看不清有些人是微笑還是面無表情,因為不清楚,所以我擅自的把他們都當作了微笑。

而如今,我才發覺,旋轉木馬,是一場如此殘酷的遊戲,身後的人在追逐我,而我,卻也在追逐前面的人,一場只有開始沒有結束的追逐。也許是有結束的,而那就是不了了之追逐過後,誰也不記得誰。

當我們無法控制自己的時候,就註定了結局不是我們想要的。有些人就此逃避,有些人卻苦苦承受。

其實,這個時代的愛情真的很脆弱,像古代那種,喜歡上一個人,不論生死,不論貧富,不論有多少阻隔,非君不嫁非你不娶的氣概,早就不知被丟到哪裡去了。

如果愛上了一介書生,就陪他青燈苦讀,粗茶淡飯,布衣草廬,他為她發奮,為她幸福,她只為他安好。
如果愛上了一世千金,就為她苦讀詩書,考取功名,門當戶對,他為她一生,為她富貴,她只為他安好。
如果愛上了一位俠客,就為他苦練武藝,生死與共,天涯相依,他為她戰鬥,為她廝殺,她只為她安好。
只是簡單的相愛,簡單的幸福,簡單的堅持。如果沒有在一起,就守候。一年,兩年,相守無期。

哪像現在的情侶,幾天沒有打電話發資訊就懷疑這個懷疑那個,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的。而且說分就分說離就離,在一起時候膩的像連體嬰兒,分開後就陌生的完全沒見過這人。真不知道人是退化了還是進步了。
情深緣淺奈何,地久天長誰願?夕陽斜遠山,流雲遮赤空。斷壁深淵處,誰敢戲游龍。沒有窮途陌路,安敢孤注一擲?花淺笑,輕呢喃。
世人最常說的便是永遠,可是,那裡有永遠這麼天真的東西啊。
清晨的陽光不是很熱切,清冷之中夾雜的光芒,照耀著這個漸漸蘇醒的城市所有人都各司其事,所有人都互不相關。當你以為某個人有多重要多重要的時候,你換一個位置在想一下,其實,都是不相關的。所有的聯繫,都是強加的,有時候是主觀有時候是客觀。就像,曾經我也以為有一個人對我來說多麼重要,如果失去,我該怎麼生活,可是後來失去之後,我也並沒有怎麼樣。
在沒有遇見的時候,生活在繼續;遇到了之後,生活依舊繼續;失去了,同樣不會改變什麼。或許,僅僅是或許多了一點回憶。
當一切都變作回憶,那麼我們就真的蒼老了。
我喜歡像一個老人那樣思考,經歷了時光的磨礪而可以看淡一切的雙眼。沉著而睿智的心。我記得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他教我,要讓自己冷靜,睿智。
人生本來就是要有大起大落才會有意思。想起看過的一本書裡有一句話:做人呐,要有一顆幽默的心,有了一顆幽默的心,看再悲的悲劇都能笑出幾百回。活著,就是圖個樂和。輕輕鬆松的過完一輩子,下輩子,不一定變成誰呢。
額,好吧,我承認,我這有點逃避的思想。
愛情,就是一味毒無色無味的劇毒。此毒無解,只有兩人同時中毒並且一生相伴才不會發作。否則,輕這遍體鱗傷,重者毒發身亡。
會不會有英俊勇敢的騎士,騎著白馬挎著長劍來到你面前,然後單騎跪地:美麗的公主,此生,我將守護你,直至死去。
會不會有溫柔善良的天使,在你寂寞的時候揮著翅膀降臨,然後輕輕擁抱:親愛的,此生,我將陪伴你,地老天荒。
  

我半靠在沙發上,任已經很長的劉海肆意的遮住我的眼睛,慵懶的看著灑滿陽光的地板,拿出一根煙,叼在嘴裡,卻並不點燃。被頭髮分割的細碎的光影,靜靜的等待著。早上起床後沒有打理的頭髮有些亂,就如同一個垂暮的老人,在等待死亡的來臨。我看到了衣架下面的那雙藍色帆布鞋,還有電腦桌上面昨晚啃了一半的蘋果。我看到了那年我小小的身影,坐在旋轉木馬上面,歡快的笑著,不知道追逐與被追逐,只是單純的開心單純的大小毫無顧慮。我看到了黃昏時候,逆著夕陽走在大街上的我,倔強的,一個人走。
閉上眼睛,沒有一絲抵擋的,被回憶吞噬。

年華似水 讓我天馬行空 結婚後才知道“秘密” 紅塵有你不寂寞 有生之年,好好做自己 這世上不再有我,卻又無處不是我 青春夢想無從下筆 堅持一下,幸福的終點就在前面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季,迎來了熱風。一輪金梭不斷地進行核裂變和聚變,不厭其煩地鼓吹熱浪,傳遞一份炙熱給予樹木,翻騰枝頭的綠意。高大的果樹,一個勁地墜落枝頭,壓了樹幹,沉甸甸中宣告那是成熟的象徵。那些子房的結晶,各自帶著形,賦予色彩,風一吹,仿佛和藍天招手,和白雲微笑,讓人們有了期待,有了盼望,有了收穫,有了驚喜。當然,我也不例外。

那天,又正好瞧見了梨樹。那棵梨樹是外婆種的,她把梨樹種在馬路邊上。“樹上有梨嗎?”問一聲外婆,外婆彎著背一個勁地擠上了車,說被偷了。自從房屋拆遷工程動工,家家戶戶搬遷,路邊的果樹保不住了,那是路過的人眼熱了吧,摘走了一個又一個的果。哦,透過玻璃窗,我沒看到那些小精靈啊,那些披著花綠色袍子卻是長成個茄子模樣的胖墩。外婆管她種的梨樹叫茄子梨,她喜歡種這個品種。相對另一個品種來說,那叫蘋果梨,不說也明白了,就是拷貝了蘋果的模樣。茄子梨果實大,水分多,甜又脆。在外婆的院子裡,特別適合生長茄子梨吧。至於蘋果梨品種不好,我的媽媽就反駁過我的外婆。從前我家院子裡的蘋果梨也挺叫勁的,修改了我的外婆堅持的一套栽樹理論。我的媽媽就把兩個果帶給外婆,證明蘋果梨也是好的。那時候,外婆家的茄子梨和自家的蘋果梨同樣誘惑人。

有了蘋果梨,我漸漸地只是淡忘了茄子梨。那些茄子梨伴隨我走過童年的暑期,譴走了喜歡到街上看電影的光景。每逢暑假,想到要看電影了,騎上一輛自行車,帶著堂弟一起到街上,作客外婆家。天氣很熱,外婆和外公在樹陰底下乘涼,幾張長凳擱上門板,閑著就躺在上面休息。一張門板上安置了米飯竹篾籃,籃子上面蒙上了薄紗,還有一個大扣籃,下面放的是絲瓜湯,糖番茄,毛豆,或菱角肉。另一張門板就是供睡覺用的,躺下便是了,但隔著水杉的葉子總還是有絲絲的日光,穿透落在屋外的那一口大缸裡,杜鵑花紅的豔,總是耐不住摘下兩朵當作扇子,再拔一拔花蕊,睡個塌實的午覺。醒來後,外婆總是已經準備好了一包的茄子梨,每次抱著一包茄子梨回家,堂弟就笑了。那是我的外婆家,我知道他是喜歡我的外婆的。暑期吧,我常常帶著堂弟,要在外婆逗留,抱走了一包一包的茄子梨,和堂弟一起分享。茄子梨啊,最大的特別就是那個果柄的突起,削的時候就要注意了,刀要轉個彎。好吃的話,都可以把梨核啃成了橄欖狀了,仿佛敲起了鑼鼓,喚醒了回憶。

“小時候走外婆家,長大後走丈母家。”這句話是對男孩說的,多麼溫柔的話語,羡慕那份親昵。雖然我不是男孩子,但我知道了我的媽媽也傳承了我外婆的一套,開始種果樹了,橘子、葡萄、枇杷、梨樹。我問種了幹嘛呢?街上有的賣,可是我的媽媽卻堅持自己的想法,她也會像我的外婆那樣留著一份守侯。真是家有小女初長成,閑忙栽樹手捧香,樹影閣樓花開時,採摘工事不難取。我家的蘋果梨真的很好吃,村子裡的人羡慕啊,也從小青果開始摘了。我知道其實蘋果梨也好,還是茄子梨也好,只要土壤適合,加上合理的施肥,定期的修剪都不會成問題。我還是想問,那時候的茄子梨為什麼那麼大?我的小姨媽親自告訴我,她說是施肥的,大豆的餅塊,有機肥料,長得壯。哦,怪不得我總還是記得小時候外婆家門前的梨樹有個杈,我可以坐在杈上,用腳鉤在上面,耐不住小手想要摘果子。

從那以後,我知道我的手會摘果子了,我開始喜歡跑外婆家了。其實,我也有過不喜歡跑外婆家的日子。那時候就是深更半夜,我也要哭得折騰我的舅舅,大舅舅上了夜班送我回家,爸爸打開門的瞬間,就說我是一個壞人,歎個早知道就不把我丟在外婆家了。我哭是因為我不喜歡我的外婆,她睡覺的時候總把一大包的藥片放在枕邊,一股藥味刺激了我的鼻子,最有趣的是枕邊有一塊方巾,藍花格子的,那是外婆晚上從頭上卸下的。長大了就明白了,我只是喜歡去外婆家,但晚上不肯睡在外婆家。我還是那樣,喜歡睡在夏天水杉下的門板上,然後抱走了一包一包的茄子梨。春風點亮笑臉,那是梨樹花了,那是外婆栽的梨樹,再一次次的饋贈中,我知道我的外婆有頭痛的病,很厲害。那些難聞的藥片要是作個統計,累積起來的話都可以成大麻袋安裝了。那片藍格方巾,也只有夏季摘下了,那是因為夏風是暖的。

還是一場夏風,吹走我的思緒。是偶然也好,是必然也好。正趕上我的小侄兒一周歲紀念日,大家趕在一起慶祝。寶寶一個勁地要我抱,手裡拿著一個梨,我知道那是蘋果梨。他一個勁地比畫,我聽著他的指揮,竟走了他家的梨樹下,他指了指,意思是他家有很多的梨。原來如此,他怎麼知道我沖過熱浪,還看過一季一季的梨花開?的確,我抱過一包一包的梨。後來我還看過梨樹在秋季也開花,那一年,外婆家的茄子梨,我家的蘋果梨,都開花了,而且與丹桂一起飄香了。蘋果梨的朵兒不是很多,茄子梨的朵兒疊疊飛,風一吹,嵌在綠葉間,潔白、爽朗、明亮。真是一處景致啊,果兒香,風颯颯梨花俏!

Bethany home survivors Holland activists accused the police in Philippines To meet the mental health needs of vulnerable children Every night da worms Oakland a homeless person Train other people In Indonesia hospital life support Baseless threats ​Join the Fonterra probe We need to direct democracy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297  
是在什麼時候突然想去外面走走的?是在什麼時候又突然想要離開的?是在什麼時候覺得自己應該出發了,又是在什麼時候覺得自己應該要停下來了。

2013年6月16日的晚上,我接到同學的電話說,高考畢業了要不去外面走走。那個時候剛剛高中畢業,天氣燥熱,內心浮躁不安,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有多大,想象自己又是怎樣去和世界相處,我想了想說我和父母商量商量。畢竟去外面見見世面也是在自己腦海中潛伏了很久的想法。
晚上的時候我告訴父母說,我想去外面看看。父母很無奈說,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是應該把你留在身邊還是讓你離開。你隨便吧

第二天,收拾行李,去汽車站,和同學會和。在相見的那一刻,我們握手,並祝福彼此有一段美好的旅程,畢竟前方還是未知的。那一刻意氣風發,帶著逃離的想法,終於離開了自己生長的地方。
到火車站下車。因為第一次出行的原因,很快我們就在火車站跑錯了路,在地下隧洞裏,聞到一股小便的味道,看見很多汙穢之物,使我們暗自驚心。

再連東西南北也分不清的陌生城市裏,我們甚至不知道腳該邁向哪一個方向,我們用手機在百度胡亂的搜著,我說,去鐘樓吧。

在馬路牙子上,我倆背著書包在車水馬龍的街道,孤獨的行走著。身邊車來車往,很少有行人。和學生相比,我們更像背包客;和背包客相比我們更像學生,因為我們更加的落魄,也並沒有久經事實的滄桑,有的只是身上充滿的稚氣和勇敢。怕也只有這些吧。

鐘樓的地下隧道,遠比火車站要幹淨一些。有一些行人席地而坐彈著樂器,同學笑著說,如果以後混不下不了,就買把吉他在這兒彈唱《春天裏》吧。同樣的話後來我又陸續在他人那裏聽過,我不知道到底是我們年輕的對這個世界還無所畏懼,還是這個世界已經讓年輕人已經真的無從生活。

轉到回民街。想到高三的政治老師以前常在我們上課的時候提到這個地方,我們奔跑著向前方跑去。累了的時候就坐在臺階上,我說要去買水,他說我們要用最少的錢走最多的路,我沒有到達極限。不渴。我佩服他這樣的想法,忍著早上沒吃東西的想法,陪他一直再走。有時候類似旅遊者吃喝玩樂的街道讓人感到愉快,有時候卻因為相同的街面過多而讓人產生生厭的念頭。不得不說想要在夏日的午後走完整個的回民街的確是一個艱巨的任務,期間我們終於在渴的要死的時候去買了一瓶水。我在臨走的時候想給自己買一個囊,以做之後幾天的吃食,我興高采烈的指著囊問這個多少錢時,我卻看到回民一臉驚訝的表情,最終在漢人那買了一個異常充饑的囊。

漫無目的的走,頂著大大的太陽。看到一個巨大的牌坊上面寫著正宗的陝西話說“你來了沒”誰都沒有去照相,並相互說只有膚淺的人才會動不動照相。走到廟裏的時候我們驚訝於在如此喧鬧吵雜的街道裏面竟然藏著一座古寺,遊客並不多,甚至除了我們兩人,並無多少遊客,因為無神論者的原因,所以我們在寺廟掏出自己的東西當做午餐,他吃的是家裏蒸的饅頭,我吃的囊,不喝水異常難以下咽,我遞給他水喝,他倔強的搖搖頭吃完了一整個饅頭

我一直想去西北政法大學走走,他並無特別想去的地方,就順著我的意思一起去了西政。第一次去西政的時候,去的是雁塔校區,老校區,在小區裏,已經沒有多少學生了,破舊,面積甚小,甚至於我們在學校轉了一圈,還沒感覺到任何的學校氣息的時候,我們都走出了學校。我不服氣,又和他走了一圈,終於看見西政校圖書館前的挖的土渠和操場上堆得土堆,我們終於平靜了,說西政怎麼這樣,我也有些遺憾的說,對呀西政怎麼這樣。

坐在西政的花園裏,喝水,吃饃。偶爾有來往的大學生,不遠處坐著一對情侶,我們無視別人的目光自顧自的吃著。他給女朋友打電話,我在一旁聽得無聊。有一瞬間我突然想掏出手機看看自己的電話簿裏有沒有那個我隨時可以打電話告訴她自己行蹤的人。

我們實在走不動了,就坐在社區的水池旁,看著一朵蓮花在肮髒的水池靜靜地開著,突然想起有一年的高考作文是說,魚缸的大小決定魚的大小。那麼我在想水池的幹淨程度是否也決定著蓮花所開得漂亮程度。我們始終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的方向,只是覺得累,他突然說,這只是出來走走,如果要是創天下,那太難了。

於是我們覺得不可再此停留過長,至少這樣看起來不太像一個行者。於是我們再度出發。出來的時候,看到站牌上有西政的新校區,我說要不再在新校區走走。
在西政新校區的時候第一次感覺到大學的面積之大,站在學校進門的廣場,覺得好像夜晚躺在地上看星星的感覺,一瞬間覺得自己的渺茫。我開玩笑說,這樣大的地方真適合校長領學生跳廣場舞,最好是江南STYLE。同學哈哈大笑。
看見西政的路標有一個寫著慎思路,覺得大學真了不起,路的名字都起得這麼充滿人文氣息。後來才知道,這是選自《中庸》。另外還有四個是博學,審問,明辨,篤行。

這個時候高考剛結束,中考要結束,大學剛畢業,正好處在一個畢業季。大學生穿著學士服在西政照相,偶爾有女生打著太陽傘走過,我們依依從他們身旁走過,他們也從我身旁走過,就像我們彼此經曆了對方的人生。在西政的時候我和同學偷偷溜進大學自習室,和大學生一起自習的感覺真的不一樣,他們很安靜的讀書,偶爾有人進來出去,只是這種座位安排的時候本來就不屬於誰,也沒有誰是屬於他的,這也難怪大學生在學校經常寂寞,再連一個課桌都說不清是誰的地方,他們能做什麼。隨學校大流一起走的時候聽見一些男生說司法必須考研的事情,還有在宿舍樓低下看見收破爛的阿姨收的盡是司法的書,隨手找到一本翻看,上面寫著陪審官要怎樣做等等等等。

在西政離開的時候很俗氣的在校門口找了一張相,留作紀念。有時候一個人一些地方,值得你用一生的時間去想念。我知道,我想西政,但它並不想我。它只是傲然的站在那裏等著你的思念,你念也罷,不念也罷。它就在那裏。

因為郵電大學在西政隔壁的緣故,我們匆匆離開,然後又匆匆忙的的進下一個學校。郵電大學當時正放學,拍畢業照的,女生學士服,男生類似於中山裝,一步三回頭的讓別人照著像。看見幾個女生圍成一堆穿著便服在照相,她們都穿著大體相同的淡色裙子,長的蠻漂亮的,同學說,此時此刻我覺得我又想上大學了。

坐在郵電大學操場上看男生打籃球,水平真的一般,全場只有一個男生一持球就會有女生的尖叫,我和同學很無奈,對這種女生沒什麼好說的。我說在高中的時候打籃球比較好的大多都是不好好讀書的,沒有考上大學。等上大學都是以前不會打籃球的,所以就是這樣。很不幸的在郵電鬧了一個笑話,我和同學想去買水,問一個郵電的大學生,他和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說不就在你旁邊。

傍晚的時候我們開始思考晚上的住處,他說我們來的時候長安區政府門口有長椅我們可以在那裏休息,我說,我們給黨和政府添麻煩了,在那裏不是給我們丟臉,是給黨和政府臉上抹黑,我們應該自謀出路,再說萬一因為這樣影響市容被城管和諧了呢。

後來想到大雁塔廣場晚上有噴泉,就覺得可以再那裏走走,於是就去了大雁塔。去的時候噴泉還沒有開,沿邊的石頭異常的燙,噴泉池一股熱浪襲來,人很多,找了好久終於在沿邊找到一處人少的地方,靜靜的再燙人的石頭上坐著等待噴泉,其實大雁塔自己之前來過幾次,現在來說完全沒有新鮮感可言,家裏還放著很小的時候自己和哥哥在大雁塔的合影,那個時候的自己傻傻的,看起來挺可愛的。

我和同學看的無聊,就在一個小池子旁坐著,我把手伸入水中,一股暖流湧入心中。我對自己輕輕的說,只願你被這個世界溫柔相待。五彩的燈光把水流照的異常絢麗,但是也愈發妖豔,我總覺得那些底下放燈的流水就像女人哭花的臉,充滿質感卻抓也抓不到。

後來在南廣場的時候我們就睡在涼椅上,仰望大雁塔,安靜,肅穆,暖黃色的燈光使人心生溫暖。曆史的滄桑感在此刻凸顯明顯,令人發思古幽之情。在此刻我突然渴望回家

躺下的時候已經身心疲憊,片刻就困了,但睡得並不安穩。能聽到有人對我們評頭論足,我無力去理睬他們,只是翻了個身。晚上的時候蚊子在耳邊嗡嗡作響,從書包抽出一件長衣,蓋在身上。悶熱的要死,拉下來又有蚊子,晚上就在半蓋半掀的狀態下睡了一宿,早上起來身上濕了一大片。

起來的時候是被保安叫醒的,我揉揉惺忪的眼,看看身邊的東西還在,掏出手機不到六點。但已經有晨練的老頭老太太在城市練聲啊啊的叫著。我想平時這個時候還沒起床呢。以前老師說你們怎麼上課老睡覺,我早上起來每天都有老人晨練,看看你們,沒朝氣,還不如老年人。有個聲音在後面幽幽的說,顯然老頭子在年輕的時候已經睡夠了。

那個時候天剛剛亮,身旁的樹木似乎都還沒有睡醒的樣子,周圍還是朦朧的淡紫色的,似乎就像命運琢磨不定。我和同學相互對視,兩人落魄的就像一個高貴的乞人。我倆臨走的時候把書包背靠著放在一起,用手機照相,就像當初,我們背靠背睡著一樣。

網上說曆史博物館是不要門票的,所以我們隨便在廁所洗了個臉就繼續行走,我看見鏡子裏,滿是疲憊的樣子,內心平靜無瀾。我對自己說,這不就是你想要過的生活,不認識路,用兩個小時的時間在大雁塔周圍繞了一圈又會到起點,最後終於找到博物館。人很多,非常之多,我們擔心這樣的一次排隊是耽擱我們接下來的行程,所以沒有片刻停留的繼續前進。繞到財經學院,老校區,相當之破落,花園有女生大聲的讀英語,發音的確不怎麼樣,比同學的差了好多,我仔細聽了聽,大部分是高中學過的。我就和同學坐在她不遠的地方,她讀一個單詞,我們就自己糾正一次發音,我在旁邊說出漢語意思,那個學生估計最後實在是受不了了,轉身離開了。當時去的時候還有一些學生在讀書,這是第一次感到大學生也如此好學,我和同學想,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讀書。

走到小寨的時候看到地鐵口,以前並沒有座過,我們說,出來就是見世面的,嘗試一下新事物吧。很抱歉我第一次把刷卡的插口當做投硬幣的地方,投了幾次也不見顯示數額,後來有人說硬幣口在上邊,才順利的買到票,因為實在不知道去哪裏,看到有市圖書館站,就覺得可以看看書,前往市圖書館站。每一站都是什麼什麼SITIATION.我在想英語要是這麼好學那就好了。

市圖書的冷氣開的非常之足,是個避暑的好地方。看到有人在網絡室上網,我們總想去那裏上網給手機充電卻最後始終沒能去成。在圖書館待了很長時間,中途有睡過一陣。這個時候有人在太陽地下揮汗如雨,有人在空調下面冷的瑟瑟發抖,這就是現實。

下午出來的時候一股熱浪撲面而來,我們忍著酷暑繼續再走,看到旁邊大唐補習學校,當時並沒有什麼感覺,後來想到回家吵著要上補習學校的時候,就要上大唐,忽然覺得那些驚鴻一瞥原來早已是命中注定的。

在炎熱的午後行走真不是什麼滋味,明顯感覺腳上已經起了還幾個泡,腿像灌了鉛,慢慢的踱著。後來在站牌看到交大城市學院,想到在網上看說是最好的三本,就想去那裏走走。交大城院非常之荒涼,感覺處在山裏,很長時間都沒有到。下車的時候被門口的氣勢所震撼,這種感覺是之前去西政,郵電和後來的師大都沒有的感覺,以至於後來得出結論,民辦學校遠比公辦設施要好得多。

兩天沒有好好吃飯,決定在城院好好的吃一頓,可惜都是刷卡的。後來同學用他的個人魅力向城院的學生借到一張卡,讓我無不佩服他的交際能力,也第一次感覺大學生的熱情。我們用了不到二十的人民幣兩個男生就可以完全吃飽,這在我們看來完全是不可思議的。

走到操場的時候城院在進行街舞比賽拉拉隊彩排儀式,女生很多。我和同學走向站臺,我還很認真的戴上眼鏡,看看城院有沒有漂亮女生,讓我們驚訝的是,一個操場如此多的女生,看臺上男生卻寥寥數人,我們打趣說,城院的男生一定是死光了,這麼好的機會,卻無人欣賞。
城院當時有光榮榜是考上研究生的,我看見一個專業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研究,不僅擔心自己的未來,我當時在想選這樣一個專業的人,到底以後出來能做什麼呢。
後來就准備離開,城院遠的讓我們害怕那天晚上就要被別人拋屍荒野,公車是19點半最後一班。當時已經八點。並且那兒只有兩班車,我們隨便坐在地上,再也不去想幹淨和自尊。想到許嵩的一句歌詞,一如乞人不需要形象。我們就說,等待一個奇跡。
後來果真就等到了。老天在最最難過的時候並沒有拋棄我們。去城市運動公園,給家裏打電話保平安,我媽說,早點回來,那時候心亂如麻。晚上廣場跳廣場舞的人有很多,我們上二樓的超市門口,風很大,吹得人心緒飄散,遠處的高樓燈光一閃一滅,我想這麼大的城市竟沒有我們倆的容身之地,寸土難容。

後來我們就大聲的唱歌,唱年輕的戰場,唱老男孩,唱水手,我唱周傑倫,他唱許嵩,我唱林俊傑,他唱王力宏,我們用最簡單的聲音唱最動聽的歌,後來我們就大唱國際歌。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納爾就一定要實現。後來我不斷的在高中畢業同學的個人空間說說上看到這句話,英特納雄奈爾什麼時候能實現。

那個時候的我和同學自信滿滿,橘黃色的燈光照在我們稚嫩的臉上顯出流光溢彩的自信,關於未來,關於希望,我們從沒有放棄。我們嬉笑著說著不著調的話,手臂揮舞的動情歌唱。頭頂的飛機不斷地飛過。就像我們的理想飄在空中然後幻化成巨大氣泡所爆破的聲音。

因為在二樓的緣故,晚上風一直很大,吹得人癢癢的,很舒服。晚上難得有這樣大的風,很甚少蚊子,底下老人活動遲遲不能結束,在吵鬧的鼓聲和>歌聲裏,我們疲憊的進入夢鄉。

早上起來的時候被風吹得有些涼意,和同學躲在房簷下避風的地方。他眼神落寞的望向遠方,就像我們對於生命惶恐不安彷徨迷茫的態度。我悄悄的給他找了一照相。到現在一直留在我的手機裏。

早上在公園洗過臉的時候,和老人一起打籃球。手感不錯連進幾個,那些老頭老太太對生命認真的態度足以使任何一個年輕人所汗顏,怕人也只有在失去的時候才懂得擁有的可貴。年輕的時候拼命的用生命去換錢,而年長用錢去換生命。坐在長椅休息的時候,再次聽到有老頭子啊啊早上練聲的聲音。我們笑著說,在每一個公園的早上,都有這樣一個奇葩的老人。

坐地鐵去名車會展的地方,卻陰差陽錯的跑到自然博物館。那個大大的恐龍在大聲叫的時候嚇了自己一跳,它的頭上下在動,蠻有意思的,不過後來發現也只是上下會動。

坐車往火車站去的時候,中途看見陝師大,慌忙跳下了車。在陝師大閑轉一圈發現讀書的人非常之多,暗自驚訝。去食堂吃飯,萬能的同學再次借到了卡,狼吞虎咽一番,酒足飯飽。

中午去省圖書館,睡了一覺。看了看人際交往的書,翻了翻《浮沉》,這是自己之前看過的很多次電視劇,卻仍舊看到實體書的時候翻看了看。同學很不幸的在圖書館充電的時候丟了手機。宣告著我們旅行的終結。

我在路上一路無語。他沮喪著臉。說你怎麼也應該安慰安慰我吧。我開了開口卻發現什麼也說不出。我原本以為在這幾天的行走之中,我可以找到內心的自己,卻發現仍舊是失落,有一些事,行走解決不了問題,逃避也解決不了問題。在這次行走中如果不碰碰壁,不丟一些東西,那麼我們是不是白來了?我想了想。
在火車站的時候同學說意氣風發的來,沒想到卻灰土土臉的回來。

《阿甘正傳》裏說,一個人要走過多少路,才能被稱作男子漢,一條船要走多遠,才能安然入睡。
後來想了想還是家鄉好,我愛他,他也愛我,我恨他,他也愛我。它永遠包容著你的過錯和成功。無論怎樣,他一直在那裏,以新的面孔,舊的面孔,等待的你的回來。

輕談人生 勇於征服使你達到巔峰! 迷茫不過是看不透那段故事那段感情 寫下眷念,記得,然後忘記 唯愛你獨一無二的幽香 歲月刀刀催人老! 傾城一場煙花綻 盛夏江南的樣子 桃花煮酒何日休 讀懂千年前的古人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