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語一相思,一和一低徊。踩著碎碎的感傷,兩眼含霜,有風吹過,寒依然。閉上眼簾,記不起你完整的笑容。千年紅塵,就在這一刻。細雪那年渡,芳屑誰人栽。憶流芳,彷徨漫步心思,往事歷歷在目;憶往昔,徘徊逗留心間,夕陽西下時分;憶離別,愁緒滿懷心思,你我揮手送別,淚灑在轉身處,是離別,就總會有人受傷,落淚,是離別,就總會有人轉身,離開,是離別,就總是傷感的,動情,是離別,就總是滄桑的,不舍。---紫蝶兒

夜那麼靜,靜得讓人有點想哭,現實那麼殘酷,殘酷得讓人有點悲哀,思念感覺那麼清晰,清晰得讓人有些痛不欲生,疼痛那麼真實,真實得讓人有點麻木,用沉默和淡然來掩飾所有的不安,無措、還有絕望,讓悲傷和痛苦陳舊在記憶裡埋葬,有一種戒不掉的癮叫做傷感,有一種忘不掉的痛叫做心痛。

我喜歡夜,它總是那麼迷人。然而,今晚第一次覺得夜也可以漫長的讓人害怕!第一次,會這麼迷惘,不知道在這樣一個夜裡我要做什麼,我能做什麼?每天捲縮在只有自己的角落裡,聽歌,不停的聽歌,然後默默的書寫那些文字,一個人掉眼淚,也許我早已經習慣了這樣,只是想記下某個時刻關於某個人的心情,可最後卻連自己都開始錯失在這個想念的世界裡。

喜歡安靜的夜裡欣賞憂傷的文字,在憂傷裡體會種種人生百味,憂鬱的文風不是無病呻吟,它是眉黛間的一點朱砂,是一種婉約,喜歡用這樣的文字釋放內心的壓抑。憂傷,並不是因為痛苦不堪,也不是刻意營造哀愁;憂傷,只是一種人生的態度,一種最真實的情感流露,憂傷的人,必定是感性的,只有感性的人才能寫出感人的詩句,而憂傷的句子具有超凡的渲染力,瘁不及防,便會被擊垮,一閱成傷。筆端上不僅能氤氳幸福,還能抒發憂傷,字裡行間,滲透的有時是溫婉,有時是惆悵,有時是慵懶的,有時是豪情的,體會到文字的感情色彩和駕駁文字的主人的心情是貫通一致的。

總有某些往事,於文字裡堆砌成遙遠的思念,總有一些句子,會滴墨成傷。一行思念的段落,一曲悲婉的音樂,一株殘荷,一朵開到荼蘼的花,都能把人飄渺到傷感的氛圍裡不能自拔,感性的人始終會被那些淒美的事物所牽動,喜歡那些憂傷的句子,明知道那份淒美是一股毒,自己卻拒絕不了,遇到了還是會毫無免疫力的被傳染,文字裡的憂傷,是一種唯美,於無聲處傾聽凡塵落素,漸漸明白:人生,總會有許多無奈,希望、失望、憧憬、彷徨,生活的阡陌中,沒有人改變得了縱橫交錯的曾經,只是,在漸行漸遠的回望裡,那些痛過的、哭過的,都演繹成了堅強;那些不忍遺忘的、念念不忘的,都風乾成了風景。

今夜,雪花淒淒,輕盈的雪花從茫然的空氣中直至地面,心中頓生莫名的孤獨感,如一顆不可透視的心,一種無可排遣的愁緒,雪花輕吟,猶如清風般的清逸,滑過指間,滴落到地上,然後就在夜間裡不斷徘徊的鳴叫,思念就在夜間瘋狂的滋長,看得見,看不見,只是很漫長的沉默,仰望,風在悲吟,雪寒欺人,知否?又是一個無眠的淒夜!一場雪就足以讓我心碎,一片美好的月光,就足以讓我傷感一夜。

一場繁華煙雨,打濕了乾涸已久的枯澀的心靈,飽受炎熱的心兒終於有了一刻寧靜而舒適的棲息,靜候細雪飄落,在飄舞的雪花裡,與之相擁,深處自然,仿佛生命裡有了無限綠意盎然的色彩,有了生機,深處這繁華鬧市,靜靜的觀賞這春去冬來的人間之景,待春暖花開之時,再演繹一場極富盛美的花季流年。幽夢結芳時,冬風一夜驚羅幕,鸞扇影空回;密封書錦字,巧綰香囊結,芳信絕,東風半落梅梢雪;回首,只留,時光靜美,流年不散,深藏於心。

望處雪收雲斷,憑欄悄悄,目送寒光,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想念的人何在?煙水茫茫;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念雙燕,難憑音信;指暮天,空識歸航,黯相望,斷鴻聲裡,立盡斜陽。有所思,長相思,醉夢心戀竟無期;重重心事事重重,無奈心思思心事;月將移,清風逐影隨月棲;淒淒清風風淒淒,奈何寒風風輕絮。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道暗傷,這個傷口不輕易對人顯露,而自己也不敢輕易碰觸,總希望掩藏在最深的角落,讓歲月的青苔覆蓋,不見陽光,不經雨露,以為這樣,有一天傷口會隨著時光淡去,也許真的如此,也許,時間是世上最好的良藥,它可以治癒你的傷口,讓曾經刻骨的愛戀也變得模糊不清。但是,傷口就像是愛的筆記,裡面記載的許多內容是需要你用一生來忘記的,能夠相伴一生的情感,難道真的不值得珍惜嗎?難道真的要用一生去忘記嗎?

數不盡繁華千種,望不穿情所歸依,千絲萬縷,百轉柔腸,萬里江山塵飛揚,笑語霓裳盡奢華,流水潺潺,將那塵封的往事如煙,寄入這斷續的飛雪。我知道,選擇最淡的心事,詮釋坎坷的人生,心若一動,淚就千行,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風景;傷得最深的,也總是那些最真的感情;我也知道,有些感情是指甲,剪掉了還會重生,無關痛癢,而有些感情是牙齒,失去以後永遠有個疼痛的傷口。

夢回間,泣不言,細雪零落,誰家庭院?落滿雪花未嘗不是癡情人,誰家窗臺,人影搖曳,忘溟滅,燈影相隨,留我空徘徊,哪堪孤獨,斟一杯酒,舉向邀明月,空飲夢,難入眠,亭前雪落滿地,仿如隔世,誰與纏綿!燈火闌珊處,折一段不能言,獨自離去,情素隨風飄遠。從此以後,生命中快樂的樂章,少了你的譜曲,然而,我憂傷的日記,多了你的筆跡。紅塵有你,何須更憶。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站在那條窄窄的雨巷這頭,不為遇見,只為拾撿回憶。古道石橋,青磚黛瓦,那條掩上經緯的路徑,能夠讓任何人迷失方向。假若花香不深,煙雨不濃,又有誰會無故的來到這裡?天色昏黃、星辰暗顯,身邊的一切竟宛如夢中景物,人生也不過虛幻於此,無關你感情多深,終歸要向你奪舍。

碧苔三月、風吹柳絮飛。靜默在岸邊的石楠,與池水相傍。有那麼一些人,在時光中靜靜地流淌著。當偶然彙聚,才發現那個相似的自己。於是便不分彼此的去愛,沒有天荒地老,只有暮暮朝朝。記得那時,我說我像風,因遇見了你,而決定盤桓在你身邊。雲淡風輕,捧茗品文,靈動的音符,吟唱溫馨暖語:放飛的思緒,漫過四季如歌。繁華唇語纏綿。踩著碎碎的感傷可你說你像雨,不分時節,總會哽咽一場,因遇見了我,卻決定失去自己。所有的言語,竟像誓言,自此開始紮根,我們都祈盼著有一天,那些愛情,能長成參天大數。

從前只會拾撿別人的故事來充實自己的情感,如今才發現,深處愛情,每一刹都能續寫出一個結局。可我們無法在愛情中隨意落筆,從而命定的路途變得偏薄,有一天總會走到懸崖峭壁。那天,我們相邀看書,你讀到“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時候,突然細語道:窗外菊花,為誰消瘦,暮然西風,無人能懂。

有些人的一生只為了等待,而有些人的一生只為了飄零。李清照因思念丈夫趙明誠而作了一首《醉花陰》,可趙明誠收到後,第一時間沒有感懷自己妻子的孤獨和寂寥,卻偏偏升起比試的願望。數日連作幾十首,將其一起給友人陸德夫評鑒,陸德夫在讀後,偏偏喜歡三句,便是“莫道不消魂……”,趙明誠才覺羞愧。我知道,愛情中總有那麼個人無心勝負,有那麼個人甘為你低入塵埃。而李清照的一點相思的苦衷,竟成了趙明誠手中的比試,原來後來的煮書潑茶,亦沒有半分愛情。當時只道不是尋常,而是茫然。

感情,不是一個人就能修煉圓滿。將對方的愛好當成了自己習慣,將對方的悲喜當成了自己的情緒。有些愛情,就只是一個人在演,一個在看,當戲劇結束,所付出的情感也煙消雲散。天龍八部裡的遊坦之,甘願為阿紫低身如僕、以身寄毒,可阿紫心中永遠都是蕭峰。後來,遊坦之給了阿紫光明,卻依舊不悔。阿紫的眼睛時常流淚,她不知道那才是愛情。你以為人生這場戲劇有人幫你演完,只不過是老天的賜福,其實那個人在遇見你的第一眼中,就無法逃離。

湯顯祖說: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複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感情大過於生死,超脫於輪回。杜麗娘的一夢前塵,守愛到人間的冰點。一個人願意為之等待,一個人願意為之停留。只因心甘情願,便沒有誰對誰錯。

雨露濕滑、霧濃遮眼,請在這飄萍後,執手相走。紅塵中,沒有誰欠誰的幸福,只因前世的情緣未滿,今生便攜手修行。窄長的雨巷,是誰從薄霧中走來?是誰持著潑墨的紙傘?是誰攜著丁香的愁濃?古道石橋,青磚黛瓦,那條掩上經緯的路徑,早已穿連起兩個陌生的約定。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站在那條窄窄的雨巷這頭,不為遇見,只為拾撿回憶。古道石橋,青磚黛瓦,那條掩上經緯的路徑,能夠讓任何人迷失方向。假若花香不深,煙雨不濃,又有誰會無故的來到這裡?天色昏黃、星辰暗顯,身邊的一切竟宛如夢中景物,人生也不過虛幻於此,無關你感情多深,終歸要向你奪舍。

碧苔三月、風吹柳絮飛。靜默在岸邊的石楠,與池水相傍。有那麼一些人,在時光中靜靜地流淌著。當偶然彙聚,才發現那個相似的自己。於是便不分彼此的去愛,沒有天荒地老,只有暮暮朝朝。記得那時,我說我像風,因遇見了你,而決定盤桓在你身邊。雲淡風輕,捧茗品文,靈動的音符,吟唱溫馨暖語:放飛的思緒,漫過四季如歌。繁華唇語纏綿。踩著碎碎的感傷可你說你像雨,不分時節,總會哽咽一場,因遇見了我,卻決定失去自己。所有的言語,竟像誓言,自此開始紮根,我們都祈盼著有一天,那些愛情,能長成參天大數。

從前只會拾撿別人的故事來充實自己的情感,如今才發現,深處愛情,每一刹都能續寫出一個結局。可我們無法在愛情中隨意落筆,從而命定的路途變得偏薄,有一天總會走到懸崖峭壁。那天,我們相邀看書,你讀到“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時候,突然細語道:窗外菊花,為誰消瘦,暮然西風,無人能懂。

有些人的一生只為了等待,而有些人的一生只為了飄零。李清照因思念丈夫趙明誠而作了一首《醉花陰》,可趙明誠收到後,第一時間沒有感懷自己妻子的孤獨和寂寥,卻偏偏升起比試的願望。數日連作幾十首,將其一起給友人陸德夫評鑒,陸德夫在讀後,偏偏喜歡三句,便是“莫道不消魂……”,趙明誠才覺羞愧。我知道,愛情中總有那麼個人無心勝負,有那麼個人甘為你低入塵埃。而李清照的一點相思的苦衷,竟成了趙明誠手中的比試,原來後來的煮書潑茶,亦沒有半分愛情。當時只道不是尋常,而是茫然。

感情,不是一個人就能修煉圓滿。將對方的愛好當成了自己習慣,將對方的悲喜當成了自己的情緒。有些愛情,就只是一個人在演,一個在看,當戲劇結束,所付出的情感也煙消雲散。天龍八部裡的遊坦之,甘願為阿紫低身如僕、以身寄毒,可阿紫心中永遠都是蕭峰。後來,遊坦之給了阿紫光明,卻依舊不悔。阿紫的眼睛時常流淚,她不知道那才是愛情。你以為人生這場戲劇有人幫你演完,只不過是老天的賜福,其實那個人在遇見你的第一眼中,就無法逃離。

湯顯祖說: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複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感情大過於生死,超脫於輪回。杜麗娘的一夢前塵,守愛到人間的冰點。一個人願意為之等待,一個人願意為之停留。只因心甘情願,便沒有誰對誰錯。

雨露濕滑、霧濃遮眼,請在這飄萍後,執手相走。紅塵中,沒有誰欠誰的幸福,只因前世的情緣未滿,今生便攜手修行。窄長的雨巷,是誰從薄霧中走來?是誰持著潑墨的紙傘?是誰攜著丁香的愁濃?古道石橋,青磚黛瓦,那條掩上經緯的路徑,早已穿連起兩個陌生的約定。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