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初次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眼中看到的盡是繁華與落寞,它永不停止的喧囂對於我卻是終日的陌生和疏離。舉目無親人,身邊更無親愛,我曾一度認為自己將被這繁華的塵埃所掩埋,被這反復而單調的喧嘩推向人潮之外,被這整夜整夜的寂寞漸漸蠶食,我更加相信,這耀眼的繁華與我是沒有關係的。

那時我正經歷了一些青春的波折,背井離鄉來到這裡尋求更好的人生,這裡的一切都讓我有一種不可言喻的距離感,而也正是這樣的孤獨漸漸消磨了我起初的堅定。但骨子裡的倔強卻不容我後退,而我也不願就這樣像個逃兵一樣逃回原地,蜷縮在父母的溫柔的翅膀下,既然我選擇了這樣的生活,我自然不會輕易投降。

我於這個城市而言是極其渺小的,沒有人知道我的名字,也沒有人聽得到我的心跳,更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而當我安靜的時候,自己都曾懷疑過自己的存在,因為孤獨讓我害怕安靜,害怕終有一天我會悄然消失在這安靜的角落裡,而所有的人卻都渾然不知。我開始學會自欺,安慰自己是過的幸福的,自己也就真的能感覺到幸福了,儘管我深知自己做著卑微的工作,拿著微薄的薪水,每天累的只想要將這副疲憊的肉身狠狠的摔在床上睡它個昏天暗地,但每天准點的鬧鈴卻將我的美夢打的支離破碎,也許那時的我最大的奢求便是好好休息休息。

經過一段時間我習慣了這裡的一切,包括那讓人厭惡的冷漠,我也學會了對著一副副冷漠的臉孔抱以禮貌的微笑,我曾認為這個城市的格調便是冷漠的,幾乎沒有什麼能讓我覺得溫暖,甚至沒有人能讓我覺得可以接近,因此那段時間我的生活也無非就是工作,吃飯,睡覺,或者看著這無關自己的繁華和東奔西走的人群。

這樣的生活直到遇到了你便畫上了句點,那天店裡的同事說一起吃飯,介紹我認識個朋友。當我看到你時,你便像一朵桃花一樣笑的讓我感覺溫暖,雖然那微笑並不是對我,而我卻欣然的享受著你散發的餘溫。那時我其實都不敢奢望能與你有什麼更深的關係,畢竟我那微薄的薪水讓我從頭至尾看起來都透露著屌絲的氣息,舊舊的白色T恤,破洞牛仔褲和那雙怎麼也洗不乾淨的帆布鞋,都讓我覺得有些羞怯。而你卻不曾在意過這些,當然也不排除你是出於禮貌的可能,但你爽朗的性格和無時無刻不透露出的青春氣息卻深深讓我著迷,或許你的這一切對於我而言都太過遙遠了。我將這種種的幻想埋藏心裡,只是以一個極其普通的朋友的角色出現在你身邊,自那以後,我便不再將自己深埋在那個出租屋裡,我開始喜歡陽光,或者說是.......我開始喜歡上了陽光下微笑的你。

喜歡這個東西似乎真的擁有魔力,因為喜歡,我盡然開始鼓起勇氣試著去慢慢接近你,喜歡讓我擁有了一絲絲的野心,我開始想要把你占為己有。我便開始頻繁的約你,卻藉口說是一個人吃飯沒有滋味,或許也真是如此,你的舉手投足都讓我著迷,像是飯後醉人的酒,亦像是陽光下嬌豔的花,而那時我卻忘記了,這是每個花季少女都應該有的氣質,我卻唯獨為你癡迷,這也就是所謂的感情讓人癡傻吧。人都是貪婪的,我也毫不例外,我開始貪戀與你相處的感覺,總不忍心看你隨著夕陽消失在回家的方向。電話是個神奇的東西,它似乎能夠縮短我們的距離,現在想想,那時的自己不知哪來那麼大的學問,從天文聊到地理,從春分聊到冬至,或許也是胡編亂造來為了抗拒和你分開的幌子吧,只慶倖那時你也算配合,從不拆穿這俗爛的謊言,有時幻想也許你也是願意聽我講這些稀奇古怪的。

當然話費也成了一個重要的問題,每次你停機,我都先試著充上二十塊,如果開不了就再充二十,這並非吝嗇,而是我那點微薄的收入確實需要我計算著去使用,如果哪天我豪邁的甩出一張紅票子,那我就需要考慮明天是吃泡面還是吃餅乾了,呵呵,說來真是無奈。不過那段日子我再也沒有了起初來到這裡的那種孤獨感,或說是你的出現融化了我的生活,即使北風折百草,我也依然感覺我的生活溫暖如春。

這樣的關係一直持續到那年下雪,那場雪下的讓人心醉,綿軟的雪如同陽光下紛飛的柳絮一樣輕柔的拍在臉上,略感寒涼,畢竟我還沒有做好過冬的準備,你說要給我買一件羽絨服作為禮物,這麼久以來,我還沒有送過你任何東西呢。我不要,你卻嘟著臉,執意要買,我拗不過你只能順從,後來想想那天的雪或許真的就是為我們安排來的,在地下街裡,我們看到一款黑色的毛絨領羽絨服,你說看著就暖和,我們便走進店裡詢問價格,老闆卻說,這是情侶的,兩件一起買,打七折。就這麼稀裡糊塗的,我們變成了情侶。

我們就和其他情侶一樣懷著彼此的溫暖十指緊扣,招搖過市,我興致勃勃的將你介紹給我所有的朋友認識,好像那時我的想法便是我要向所有人宣佈,你是我的。而那樣毫無新意的表達卻也不覺得庸俗,看過了那麼多浪漫的愛情段子,竟然無一適用,或許平平淡淡才能長長久久吧,畢竟一切的浪漫都將歸於平淡,歸於真實,而你我只是更早的去適應了細水長流。

第二年夏天,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家鄉,這熟悉又親切的味道。我順著家裡的意思在父母的支持下開起了自己的小店,店面不大,卻很辛苦,畢竟什麼都要自己來,哪能那麼容易,每天都弄的自己身心疲憊,但我最開心的事情便是接到你打來的電話,即使再忙,我也願意聽聽你溫暖了我兩年的笑聲,那笑聲讓我安心。我說等我穩定了,我就接你過來,我養你。你不作答,只是笑笑,卻是透著滿滿的幸福。為了這個目標,我盡力做好我能做的一切,比起那時的生活這當然算是美好了。因為有了你,因為有了“努力賺錢,保護媳婦”的目標。

同年過年,我便將你帶給我的父母認識,但畢竟兩代人的生活方式有著天壤之別,而恰巧你從小就在大城市裡成長,而我的父母卻是觀念比較傳統的。在你的事情上我和父母有了太大的分歧,一時鬧的不可開交,迫於無奈我們便分手了,這自然不是我願意的結局,說好的保護媳婦,卻成了自彈自唱的獨調。那段時間,我的日子過得極其灰暗,晚上酗酒,白天就在店裡蒙頭大睡,但那畢竟是我的父母,我不可能因為任何事情背棄他們,在他們面前對於你的事情我是避而不談,因為怕引起爭端,因為怕想起我們分手這個不爭的事實。

這樣的局面一直持續到來年春末,那時我的新店開張,親朋好友都來慶祝,我執意將你也帶來,畢竟這樣的場面,父母也不好說什麼,也乘機向他們表示了我非你不娶的決心。後來母親說:如果你們真的這麼堅持,那我就不說什麼了。母親臉上看似倔強,卻默許了我們的事情,我欣喜的不知該說什麼,只是覺得幸福這個東西,真的很讓人捉摸不透,而幸運的是我在霧裡盼到了花開。

你也是個懂事的孩子,在以後的相處中,也用自己的表現漸漸取得了母親的信任,母親雖然嘴上不說,但我知道,她已經從心裡接受了你,你也不再是最初我見到你時的那個稚嫩的花季少女,正如我這幾年的成長一樣,你也已然成了一個標準的小媳婦模樣,這些讓我欣慰的東西也正是激勵我不斷奮鬥的動力。我愛你,也不再只是掛在嘴邊的甜言蜜語。

想想以前那些艱難的日子,如若不是你的左右陪伴,我想我是沒有勇氣走過那段荒涼的,也就沒有現在的自己,這也就堅定了對你的不離不棄,雖然我從未對你許下過任何諾言,更沒有誇下海口說要與天涯海角共此生,滄海桑田永相依。在我看來,這些豪言壯語怎麼也敵不過我想要和你說的那句:Yes i do . 我們再也不需要什麼華麗的語言,也無需什麼轟轟烈烈的浪漫,只是你在我身邊我能感覺到你的溫暖,你能看到我眸中的深愛,平淡如水的相依相伴,攜手對望共渡歲月流年。

一路走來,你曾經不嫌我窮,現在不嫌我懶,我也就無權要求你什麼,我只要你能夠擁有如初的笑容,美好的容顏,然後挽著我的手臂同看風吹雨,共賞雪打枝,一起淺嘗幸福,安詳天倫,僅此而已。你敢陪我走過淒涼,我就敢陪你直至滄桑。

 浮世,請與我一起穿行 試作するチカラ 改變從自己開始 化簡生活 所遺憾的事情 愛,滯留在秋季 “四”的重要 致沉迷遊戲的男孩的一封信 真愛無求 謊言背後,一顆你不懂在滴血的心

創作者介紹

美麗人生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