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最喜歡的,便是旋轉木馬。坐在上面看著後面的人努力的追趕卻怎麼也追不到,咫尺間的天涯。整個世界都在旋轉,我看不清有些人是微笑還是面無表情,因為不清楚,所以我擅自的把他們都當作了微笑。

而如今,我才發覺,旋轉木馬,是一場如此殘酷的遊戲,身後的人在追逐我,而我,卻也在追逐前面的人,一場只有開始沒有結束的追逐。也許是有結束的,而那就是不了了之追逐過後,誰也不記得誰。

當我們無法控制自己的時候,就註定了結局不是我們想要的。有些人就此逃避,有些人卻苦苦承受。

其實,這個時代的愛情真的很脆弱,像古代那種,喜歡上一個人,不論生死,不論貧富,不論有多少阻隔,非君不嫁非你不娶的氣概,早就不知被丟到哪裡去了。

如果愛上了一介書生,就陪他青燈苦讀,粗茶淡飯,布衣草廬,他為她發奮,為她幸福,她只為他安好。
如果愛上了一世千金,就為她苦讀詩書,考取功名,門當戶對,他為她一生,為她富貴,她只為他安好。
如果愛上了一位俠客,就為他苦練武藝,生死與共,天涯相依,他為她戰鬥,為她廝殺,她只為她安好。
只是簡單的相愛,簡單的幸福,簡單的堅持。如果沒有在一起,就守候。一年,兩年,相守無期。

哪像現在的情侶,幾天沒有打電話發資訊就懷疑這個懷疑那個,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的。而且說分就分說離就離,在一起時候膩的像連體嬰兒,分開後就陌生的完全沒見過這人。真不知道人是退化了還是進步了。
情深緣淺奈何,地久天長誰願?夕陽斜遠山,流雲遮赤空。斷壁深淵處,誰敢戲游龍。沒有窮途陌路,安敢孤注一擲?花淺笑,輕呢喃。
世人最常說的便是永遠,可是,那裡有永遠這麼天真的東西啊。
清晨的陽光不是很熱切,清冷之中夾雜的光芒,照耀著這個漸漸蘇醒的城市所有人都各司其事,所有人都互不相關。當你以為某個人有多重要多重要的時候,你換一個位置在想一下,其實,都是不相關的。所有的聯繫,都是強加的,有時候是主觀有時候是客觀。就像,曾經我也以為有一個人對我來說多麼重要,如果失去,我該怎麼生活,可是後來失去之後,我也並沒有怎麼樣。
在沒有遇見的時候,生活在繼續;遇到了之後,生活依舊繼續;失去了,同樣不會改變什麼。或許,僅僅是或許多了一點回憶。
當一切都變作回憶,那麼我們就真的蒼老了。
我喜歡像一個老人那樣思考,經歷了時光的磨礪而可以看淡一切的雙眼。沉著而睿智的心。我記得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他教我,要讓自己冷靜,睿智。
人生本來就是要有大起大落才會有意思。想起看過的一本書裡有一句話:做人呐,要有一顆幽默的心,有了一顆幽默的心,看再悲的悲劇都能笑出幾百回。活著,就是圖個樂和。輕輕鬆松的過完一輩子,下輩子,不一定變成誰呢。
額,好吧,我承認,我這有點逃避的思想。
愛情,就是一味毒無色無味的劇毒。此毒無解,只有兩人同時中毒並且一生相伴才不會發作。否則,輕這遍體鱗傷,重者毒發身亡。
會不會有英俊勇敢的騎士,騎著白馬挎著長劍來到你面前,然後單騎跪地:美麗的公主,此生,我將守護你,直至死去。
會不會有溫柔善良的天使,在你寂寞的時候揮著翅膀降臨,然後輕輕擁抱:親愛的,此生,我將陪伴你,地老天荒。
  

我半靠在沙發上,任已經很長的劉海肆意的遮住我的眼睛,慵懶的看著灑滿陽光的地板,拿出一根煙,叼在嘴裡,卻並不點燃。被頭髮分割的細碎的光影,靜靜的等待著。早上起床後沒有打理的頭髮有些亂,就如同一個垂暮的老人,在等待死亡的來臨。我看到了衣架下面的那雙藍色帆布鞋,還有電腦桌上面昨晚啃了一半的蘋果。我看到了那年我小小的身影,坐在旋轉木馬上面,歡快的笑著,不知道追逐與被追逐,只是單純的開心單純的大小毫無顧慮。我看到了黃昏時候,逆著夕陽走在大街上的我,倔強的,一個人走。
閉上眼睛,沒有一絲抵擋的,被回憶吞噬。

年華似水 讓我天馬行空 結婚後才知道“秘密” 紅塵有你不寂寞 有生之年,好好做自己 這世上不再有我,卻又無處不是我 青春夢想無從下筆 堅持一下,幸福的終點就在前面

創作者介紹

美麗人生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