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9  
夢中你的眼淚是海的波濤,顛簸我心靈的船;夢中你的眼淚是雨,淋濕思念的心緒;夢中你的眼淚是愛的河流,漂流想念的楓葉。夢中是現實的輝映,淡淡的憂愁纏上心頭。對月說思念,月比你更淒涼:對風說歸期,它來了好久,你卻在路上。半世憔悴,銷得幾黃昏。

--------題記

錦瑟、錦瑟!你為何無端五十弦,一弦一音都會讓我回想起那逝去的年華。月未落,曲已終,人已散去。多少往事,如今想起歷歷在目,你為何偏偏弦落、曲窮、聲絕,為何切斷了我的思緒,為何那番的捉弄我,只能怪我陷的太深,才會丟了靈魂。

明月盈盈,映影三丈。照亮了小樓,斜窗灑下你的溫柔,小樓又東風,恰似是你梳理著黑夜的秀發,瑞腦中氤氳的玉煙升起,恰似隱現佳人的容顏,嬋娟清冷,好似伊人哭泣的淚,不知千裏外的伊人是否也在賞月,孤單的人兒默默無語,清冷的月兒悄悄無聲。多少快樂的回憶暗湧。

桃花依舊,並非笑春風,是風給桃花送笑聲。又見桃花滿園開,又有誰聽見了花開的聲音,花開不是在哭泣,花開不是在哀傷,花開是讓君賞,在那雨後的黃昏與你邂逅,從此我經過這陌上小徑,再也沒有回眸欣賞過花兒,一半緣是你,一半緣是花兒。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望著你轉身的背影,離別的眼淚在我心裏流,此刻的我再也走不出這花開滿園的小徑,期望有一天在夢裏與你重見。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雲。我遇見了你,一切良辰美景便是虛設,牽絆的腳步再也走不出你昨日的風景,迷離的眼神再也逃脫不了你驚鴻的溫柔,纏潺的思念再也解不開你魔咒的封印,只想淚水沖去那刻骨的回憶,我就是那斷橋邊寂寞的寒梅,你就像那冬天的一片雪,相遇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花自飄零水自流,並非流水無情,是流水怕落花陷得太深,為何造化總是弄人,只怪落花意太深,許落花繾綣在記憶的角落,潺潺的流水慢慢的消瘦,落花不懂流水無情,流水卻知落花流淚,不說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漂過。

莫問海誓山盟有多深,莫問天荒地老有多久,只想夢裏與你再續前緣。世人常說香水有毒,我就願喝下你種下的毒,不怕肝腸寸斷,就怕腸未斷愁更愁,時光緩緩得荒涼,歲月慢慢老去了,我也久久難眠,輾轉反側,只能夢裏望穿秋水。

夢中你的眼淚是海的波濤,顛簸我心靈的船;夢中你的眼淚是雨,淋濕思念的心緒;夢中你的眼淚是愛的河流,漂流想念的楓葉。夢中是現實的輝映,淡淡的憂愁纏上心頭。對月說思念,月比你更淒涼:對風說歸期,它來了好久,你卻在路上。半世憔悴,銷得幾黃昏。

思念纏纏,潺潺千裏。時而剪不斷,理換亂;時而如那提決的洪水,在心裏氾濫成災。蘸思念之墨,怎能把你的溫柔描畫,一雙湖水般的眼眸,便化去三千弱水,回眸一笑可比出水芙蓉,拈花一笑,衣袂輕舞,花也羞澀了,月也躲進雲裏。你可知,每一次回憶便是顰蹙千回百轉,你可懂,每一次思念便是夢裏半世流離。

撿起那滿天飛舞的楓葉,莫不是想念的楓葉又飄回,滿眼風雪和眼淚化成塵埃,鏡中的我變得模糊,記憶中的你變的清晰,繁華殆盡又是荒涼,前世的銘茶,等到今生夢醒,已涼透了心腸,怎奈癡情人何以察覺,卻不曾知歲月麻木了軀體,弄丟了靈魂。

黃昏已過,孤雁已歸,不見你錦雲中寄來的信箋,害我方寸全亂,一夜風花雪月,滄海化桑田,青絲變白髮,莫說人比黃花瘦,氣息奄奄,怎敢獨自死去,前緣未曾續,許我奈何橋上再等三歲,三生石刻碎了誰的名字,是誰擱淺了誰的時光,又是誰擺渡了誰的人生。

明月盈映,思念纏潺。月還是原來的月,思念還是原來的思念,人卻物是人非,夢醒,撫琴再續後五十弦,系上斷卻的思緒,與卿再續前世未了緣。

竹海輕舟 安然如初 時光對飲 心念,心願 依依惜別 一起年少輕狂的時光 山嵐雀鬼蕎麦 初夏 輕舞蝴蝶 我曾如此貪戀你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美麗人生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