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蠻喜歡整理衣櫥的,或舊或新的衣服,是我的新朋舊友,件件整齊陳列,各自妖嬈,記錄著或歡喜或憂鬱的歲月。一直覺得衣服是有生命的,桃紅青花或是黑白灰都能安安穩穩的美成一種風韻!

對於衣服最深的記憶是小學的時候,六一兒童節學校要求每個鼓隊的成員都要穿紅色裙子和白色上衣。這是一道無油健康料理,不油炸無負擔的享用美食,適合年後減重/親友小聚/觀賞球賽/有點嘴饞...的簡易輕食喔!在那一天,卻唯獨我沒有穿上那件紅色的裙子。在無數的夜晚,都會為那件紅裙子傷心流淚,那種涼意紮根在一個小小的心裡,再過多少年,依然如故,第一次明白人的自尊是可以被一件衣服擊潰的。

上高中的時候特別喜歡雜誌上的一款長裙,自己攢了零花錢,買了布料,去找裁縫,細細的畫下了自己想要的樣子請他做,裁縫驚訝的看著我問:這是今年的流行款嗎?我肯定的點頭。之後便是盼啊盼啊等待著那件衣服。美麗大抵是每個女孩子的夢吧。穿上那件新衣服之後,迫不及待的找朋友去玩,她羡慕的眼神現在都還記得,虛榮在心裡開出了花。

上班後每個月必定會留出一部分錢買衣服,有條紫色的晚禮服,雖然不實用,卻花了半個月的工資,喜歡它,掛在衣櫥偶爾在某個閒靜的夜晚拿出來穿在身上獨自欣賞,那閃亮的花朵像極了塵世的繁華和熱鬧。

與衣服相互溫暖情義綿長的這些年,發現被常年擱置的也越來越多了,於是不得不捨棄一些。其實如衣服一樣,很多事情也隨著時間在心裡如潮水一樣慢慢的退去了,就如當年的同學再聚會,有一些竟然叫不出名字來,那些舊時光、老故事都已漸漸成為相片裡的回憶,只是有這些也足夠了!

再如愛情,不管初戀還是再戀,懷念的已不是那個他,而是那顆自己的心和疼痛。

有段時間常常會做同一個夢,夢里拉著奶奶的手,一蹦一跳的走在鄉間的小路上,路邊野花和麥子的清香很甜膩,這個場景時時纏繞著我,醒來心中依舊潮濕一片。

於是漸漸明白,青春是一場永遠跨不過去的心殤,想忘記卻是不能。也許什麼都沒有改變,只是舊年不再,我亦不再。

很多個孤寂的夜晚,一邊走在路上一邊欣賞月光。一個人,收集著瑣碎的時光剪影,卻終也握不住寸寸年華的氣息,最後還是學會和世俗生活握手言和。無論如何掙扎,這是一個人的江湖,我只有自己一個同盟,那些美麗與熱鬧終會離我越來越遠,留下的只有自己和自己發出的聲音,那一刻忽然覺得,一切的一切都已過去,人世間的所有紛爭都抵不上心的清寂。

再次打開衣櫥,那些陳列的衣服告訴我,簡單、安守的生活才最真實。收起了華而不實的衣物,卸下面具的自己乾淨清澈,生活越接近平淡,內心也更絢爛,太過用力張揚的東西,驚豔不了生活的本意。

冬日,讀書,寫字,發呆,仿佛就是我的全部。望著鏡中的自己,那個曾經貪戀鮮衣怒馬的女子,已恍若前世。

創作者介紹

美麗人生

xn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